澳大利亚“消费降级”了?经济学家说主要怪工资增长太慢

提高工资这个话题甚至已经成为一个选举话题。今年5月份澳大利亚即将开始新一届大选,澳主要反对党工党领袖比尔·肖顿就称,即将开始的联邦选举将是一次关于提高工资收入的全民公投。

工资增长慢了,还会影响全国经济发展,后果很严重。澳联邦储备银行主席洛伊认为,薪酬增长疲软和低工资预期将对消费支出造成长期影响,甚至要远远大于房价下跌带来的影响。

(经济日报割罗卜工作室 记者:翁东辉文案 统筹:徐胥 见习编辑:覃皓珺)

统计数据显示,近6年来澳大利亚全职工人工资年均仅增长了7300澳元,近10%的高收入人群年收入则增加了近12000澳元。

看来,要想改变工资增长缓慢这一问题,还真不是件容易事。至于能否狠下心来推动重大经济改革来改善局面满足民众需求,则是考验澳政府的一道难关。

数据显示,澳大利亚普通家庭消费支出持续疲软。其中,汽车、家庭用品和公共事业支出是主要下滑部分。而且未来澳家庭收入增长情况不容乐观。同时,物价增长过快也进一步挤压了家庭中用于消费的部分。目前多数澳家庭仅能维持日常的消费水平,很难有大的消费支出增长空间。

虽然澳大利亚的最低工资已经是居于世界前列了,但普通民众对于实际工资收入停滞不前还是有着更直接的切身感受,那就是生活水平在下降。

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国家队多年来澳大利亚实际工资增长缓慢,有着深刻的社会和文化原因。10多年来,澳大利亚凭借其资源和能源出口优势,过于依赖“矿业繁荣”带来的巨额收入,因此在税收、产业关系、竞争、创新和基础设施等方面固步自封,没有出台重大改革举措,导致目前整体竞争力不足。而且由于GDP增长乏力,失业和就业不足问题影响着澳大利亚数百万家庭的实际收入。多年来不断修订的劳资关系法在某种程度上也大大削弱了工人议价能力。自2013年以来,澳执政的联盟党政府换了3位总理,但澳政府认为较低的工资是保持企业竞争力的必要条件,所以工资政策一直没有改变。

澳大利亚消费支出占GDP比重高达60%,但去年平均季度消费增长仅为0.4%,所以私营部门投资和消费实际上对GDP增长没有作出贡献。难怪澳大利亚经济学家也急了。

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一项研究表明,由于工资增长缓慢,澳洲近3年生活水平下降幅度超过1991年——1992年衰退期,降幅创30年以来新高。该研究称,澳大利亚生活水平在2011年达到顶峰,2015年至2018年大幅下降,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实际工资增长缓慢。

最近,澳大利亚的124位经济学家联名签署了一封公开信,信的主要内容是呼吁澳大利亚政府调整税收政策,同时提高工人实际工资收入,以缓解全社会对工资增长缓慢的不满情绪。

伴随消费市场表现低迷,澳大利亚经济已经出现衰退迹象。去年澳大利亚全年平均增长率2.3%,远低于澳联储的预测。经济学家们分析认为,经济增长这么慢,“罪魁祸首”正是家庭支出疲软和住房投资下降。

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日前发布报告预测,未来几年澳大利亚实际工资收入增长将非常缓慢,扣除通胀之后,从目前至2024年,澳收入平均增长率仅为0.3%,可支配收入增长则低于0.2%,远远低于1.8%的长期平均增长率。

悉尼一家超市里摆放的草莓。(新华社发)

一名男子在雨中走过悉尼歌剧院。(新华社发)

 


posted @ 19-05-18 09:18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九万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