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永远:中国资管行业仍然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有一个工具能帮助你的汽车从高速公路上飞起来,那么这个工具一定很厉害。资管新规的有效实施可能是希望走向这条路,但是在向前走和向高处走的过程中,这种转变肯定是很难以承受的,也有很多困扰。在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是需要系上安全带的那一刻,反而是在空中飞和在地面滑行的过程中可以不系安全带。所以有效地跨过从高速增长到高质量增长的拐点是最难的。这个过程中并不是哪个政策驱动了这种不稳定,而是增长模式的变化驱动了这种不稳定。如果能够有效跨过,这可能是我们信心的来源。资管新规本身的理解和解读,目前来看,都没有出现大的变化。我想我们也没有必要过于纠结于规则本身,而更加应该关注我们在起飞的过程里面怎样做到更好地安全可控,然后达到新的增长目标。

乔永远:首先,并不是资管新规形成了去年市场的波动。去年市场波动的因素有很多,我刚才已经讲了,可能和节奏的把握相关,但我不认为和方向相关。方向是对的,过程可以是错的,如果错了我们可以纠正过来,市场也会作出反应,反映为股票市场的快速反弹,反映为整体系统性风险的降低。第二,资管新规是推动中国从数量增长,也就是规模增长转向质量增长的一个来源。

华尔街见闻路琰:去年资管新规尚未落地的时候已经在市场掀起了很大的波澜,那么今年的资管新规会不会在一些方向上有所松动,带来一些市场层面的利好?

*全篇结束

这个过程中,资管行业的真正变化在于它的竞争不再是纯粹的牌照竞争,不再是纯粹的监管规则竞争,相反,变成了投资能力、研究能力和渠道的竞争。一旦进入良性竞争的循环,本质都是需要寻找谁是高质量增长的来源。好的企业是高质量增长的来源,所以伴随着好的企业一同成长,将会永久地成为这些资管机构未来的目标。传统上资管机构只负责出钱,不负责成长。资管新规的出现,银行资管子公司的出现和资管行业的整体变化正在朝着为高质量增长的企业融资这样一个诉求靠近,改变原来只负责出钱,不负责成长的这样一个格局。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讲,我们会看到更多的资金进入。

乔永远:中小企业的投入和贷款,应该是金融机构, 特别是国有银行业的商业诉求以及自己的社会责任。从商业诉求来看,我们传统上认为商业银行不喜欢中小企业,原因可能来自于对风险的抗拒。但我们也要看到,中小企业在单体上的风险和总体上的风险是不同的,如果我们把中小企业放在一起来看,风险没有大家想象那么大,而当我们关注某些区域的中小企业,我们也会看到,如果金融机构真正能够参与进去,那么风险也会进一步下降。

中小企业的风险,或许被我们高估了

华尔街见闻路琰:在中国的市场环境当中,您认为从货币到信用传导的过程应该是什么样的?在传导过程当中对资产价格的影响是什么?

随着科创板的诞生,今年,直接融资有望变得更加容易,资金将更多地流向实体经济;

,可能给这个过程提供了一个前提。但进一步的推动力,我个人认为可能是人民币币值的稳定和重估,它可能会为整个中国经济提供新的长周期的推动力,而这个长周期可能是2到3年。

(配图:2019年1月26日,粤政协首设“委员通道” 大湾区、降低民营企业融资难度等成关注重点)

华尔街见闻路琰:回到资管行业来看,随着越来越多的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获批和落地,可能整个资管行业将会受到比较大的影响,很多资金将会重新进入这个行业。您觉得银行理财子公司会对行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在过去一段时间里,有些金融机构在这方面做得很好,也值得所有的金融机构去学习。从去年银保监会发布的数据来看,中小企业的信贷融资出现了比较明显的上升,接近30%,从银保监会的发言来看,今年这个目标也是可以实现的。

中国资管行业正在克服起飞瞬间的阻力

三大风险的消失

乔永远:大家没有关注到的一点是信用的扩张和社会风险偏好的提升是一致的,所以我们不可能同时要求科创板的出现、扩张和信用的紧缩同时出现,因为两者在商业逻辑上,或者说金融市场的逻辑上是冲突的。所以在科创板的推动过程之中,更加多的资金支持高质量发展,同时也意味着信用利差的收窄,也就是说金融机构会更多的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

中小型银行可以更加多地深耕所在的区域和行业,他们是未来支撑中小企业融资的中坚力量;

我们经常会认为中国的资产管理行业很大,但事实上如果我们剔除通道,剔除非主动的投资,只放入主动投资,那么中国的资管行业和海外资管行业相比是非常小的,可能只是美国的1/3到1/5的水平,我们仍然有巨大的空间可以走,甚至可以说主动的资产管理行业刚刚开始。

资管新规出台后,资管行业的竞争将真正成为机构投研能力的竞争,这是经济从规模增长转向质量增长的来源,也是行业腾飞的第一步。

去年全年,偏高风险的资产在债券市场上已经无法有效发行,不管给多高的价格。有些企业也采取了另外一些办法,比如说在海外债券市场进行募资,给了很高的回报。今年这个过程应该不会再出现,更多的企业可以在直接融资市场上进行募资。这两者从这个角度来讲是关联的。社会风险偏好的提升,会推动居民资金、金融机构资金转向实体经济,本质都是推动资金风险偏好的提升,不仅小船要稳,大船也要稳。所以在这个过程中,我之前讲到的

要点:

华尔街见闻路琰:今年总理的报告中强调了国有大中型银行对小微企业贷款要有定量的增长,您认为它会带给市场怎样的影响?

具体到每家金融机构,要做的事情是两个:第一,要理解中小企业。应该加强对中小企业对行业的深度研究,有了研究才能够支撑我们走得更远,金融机构能够把资金、资源支持到我们想支持的方向,同时维持风险和收益的平衡,特别是维持风险的可控;第二,每家金融机构都有自己的特色,目前采取的政策方向是符合这种市场规律的,也就是中小型银行更加多地深耕所在的区域和行业。金融机构的特色反映为它所服务企业的特色,未来我们也预估会有更多的专门服务于小微企业的银行。我想这可能也是金融行业的供给侧改革之一。

乔永远:银行资管新规事实上是很好的一个改革,这种改革的效果短期内大家还没有看到,但我认为会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它的本质就是为中国的高质量发展建立新的融资渠道。如果说过去我们的融资渠道主要是支持高速度发展的话,那么资管新规给我们解决了一个新的问题,就是重建支持高质量发展的融资渠道。所以会有更多的增量资金进入这个市场,会有更多的银行理财子公司成立,在这个过程之中,变化的不仅仅是银行资管行业,而且是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监管会出现拉直,原来是由不同机构监管,现在变成了更多是由统一规则监管。

 


posted @ 19-05-19 03:33  作者:admin  阅读量:

Powered by 九万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